• 踏莎行情色版第一部之情色之一

    时间:2020-03-28 01:31:45

    须臾,只见陶氏二女惊叫疾闪返回室内。严晓星片刻之后,亦返回客栈。二女盈盈一笑道:“星弟认爲家伯有无可疑?

    严晓星沈吟道:“现在还无法确定。”顿了一顿,又对二女道:“孟老师现在监视陶胜三与高雨辰行动,我算定他们最近必有行动,我们可能要分开行动。”

    二女同时一惊:“什麽?”三人相处了十多天,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,所以二女骤然听说严晓星要离开,都感到十分震惊。

    严晓星也有些黯然道:“时候不早了,你们也早些休息吧。”说着,转身意欲离去。

    “星弟……”陶小燕突然开口叫住了严晓星。

    严晓星回头道:“燕姐,有什麽事?”

    陶小燕突然涨红了脸,低下头轻声道:“星弟,你别走好麽?”严晓星浑身一震,十分吃惊。

    “星弟……”陶小燕嘤咛一声,没有气力似的倒入严晓星的怀 ,梦呓似的说:“星弟……你……你要了姐姐吧……”

    “燕姐姐……”严晓星低叫一声,嘴巴便印上了红唇,四唇交接,两个嘴巴便紧紧贴合在一起,好像再也不会分开,严晓星的舌头,轻而易举地叩开了编贝似的玉齿,熟练地缠着那丁香玉舌,勾入口 肆意品尝。这缠绵的一吻,使陶小燕芳心喜透,星眸半掩,热情如火地抱着严晓星的脖子,享受这难忘的吻。严晓星馋嘴地吮吸着香唇玉舌,差不多透不过气来时,才鬆开了嘴巴,看见陶小燕娇靥酡红,媚眼如丝,不禁欲火大炽,横身把她抱起。

    “星弟……再亲一口……”陶小燕埋首在严晓星胸前,梦呓似的说。

    严晓星轻轻把陶小燕放在床上,伏在她的身畔,温柔地浅吻着那红扑扑的脸蛋,唇舌从粉额到眼帘,游遍了娇靥,才印上那樱桃小嘴,他虽然也是第一遭,但却也不是茫然无知轻怜浅爱,双手可没有逾越,只是柔情似水地轻抚着际耳垂,不去碰触那些重要的部位。

    陶小燕躺在爱郎怀 ,满心欢喜,说不出的甜蜜和幸福,严晓星的柔情蜜意,也使她情心蕩漾,春意绵绵,体 难耐的燠热,彷如熊熊烈火,烧得她唇乾舌燥,心浮气促,不知如何,依唔低叫,娇躯诱人地蠕动,还情不自禁地把玉手按在胸脯上揉弄,好像这样才能好过一点。严晓星知道是时候了,猿臂轻舒,把陶小燕抱入怀 ,强壮的手掌,隔着衣服,温柔地爱抚着那曲线灵珑,芬芳馥郁的身体。

    “星弟……”陶小燕娇吟一声,投怀送抱,热情如火地紧紧缠在严晓星的身上。

    严晓星手口并用,指掌齐施,游山玩水,寻幽探秘,也趁机把陶小燕的衣服,抽丝剥茧似的脱下来。陶小燕春心蕩漾,迷迷糊糊的任由摆布,究竟是处子之身,当严晓星掀下抹胸,脱掉红裙,动手去解腹下的白丝汗巾时,还是紧张得浑身发抖,娇躯也僵硬起来。

    “不用害怕。”严晓星柔声道,手掌离开了禁地,却把头脸埋在肉香扑鼻,丰满结实的胸脯上,轻吻细吮,慢齧浅尝。

    “我……我不怕……呀……不……不要咬……”陶小燕触电似的呻吟一声,抱着严晓星的头娇吟。峰峦上的肉粒,娇小灵珑,香软幼滑,却是涨卜蔔的,好像熟透的葡萄,严晓星怎会住口,牙齿轻轻咬着乳根,舌尖围着乳尖团团打转,津津有味地吮吸着,咬得她如癡似醉时,怪手又再直捣腹下。

    “呀……星弟……喔……”陶小燕颤声急叫,双手起劲地按着腹下,原来严晓星的怪手已经游进了汗巾,刁钻的指头在桃丘上轻挑慢拈。

    “燕姐姐……是不是后悔了?”严晓星揭开了汗巾,拨弄着微微贲起的桃丘,穿过轻柔的茸毛,揩抹着滑腻娇嫩的肉唇说。

    “不……噢……别痒人……星弟……你……你痒死人了……”陶小燕颤声叫道。

    “痛吗?”严晓星的指尖轻轻挤进湿淋淋的肉缝 问道。

    “不……呀……再进去一点……星弟……”陶小燕扭动蛇腰,忘形地去扯严晓星的裤子。严晓星也真的耐不住了,匆忙脱掉衣服,抽出昂首吐舌的宝贝。陶小燕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宝贝,悄悄偷眼一看,只见严晓星胯下竖着一根长若盈尺,粗如儿臂,怒目狰狞的宝贝,失声叫道:“好大……”

    “燕姐姐……别害怕……”严晓星笑嘻嘻拉着陶小燕的玉手摸下去,陶小燕心如鹿撞,在严晓星的引领下,含羞握了下去,火棒似的宝贝,灼得掌心发麻,那种硬梆梆的感觉,却是奇怪地使她又惊又喜。这时严晓星已是欲火如焚,有点不能自製,于是趴在陶小燕身上,手口并用,挑起她的情欲,一柱擎天的宝贝,却在暖洋洋的玉阜上磨弄着。

    “星弟……你……要怜惜……姐姐呀……”陶小燕紧咬着朱唇,颤声说道。

    “不会很痛的……”严晓星轻吻着颤抖的朱唇,舌头探进檀口 撩拨逗弄,腰下使劲,谨慎地朝着紧闭的肉唇挤进去。

    “呀……”陶小燕哀叫一声,尖利的指甲深陷严晓星背上,感觉小穴涨满,好像给撕裂了。

    “痛麽?”严晓星勉力止住攻势,爱怜地吻吮着陶小燕的樱唇问道。

    “不……不痛……”陶小燕蹙着秀眉说。

    严晓星虽然也是第一次,但也听人说过有关的知识,知道未竟全功,唯有强忍欲火,继续努力,宝贝却留在门外徘徊,没有破关而进。陶小燕惊魂甫定,发觉根本没有痛楚,然而体 的难过,可非笔墨所能形容,严晓星的嘴巴,固然带来恼人的酸麻,最难受的,却是压在牝户上那火烫的宝贝,使她浑身发痒,彷如虫行蚁走。

    “星弟……你……”陶小燕难过地扭动着娇躯,玉手发狠地搂着身上的严晓星,不知如何,还把粉腿高举,缠了上去。

    “我进去了,好吗?”严晓星握着宝贝,在水汪汪的肉缝上磨弄着说。

    “好……快点……”陶小燕喘着气叫,发觉肉菇似的龟头慢慢挤进肉缝中间。

    “行吗?”严晓星进去了一点点,低声问道。

    “……快点……快……哎唷……”陶小燕肉紧地叫,纤腰向上急挺,也在这时,严晓星腰下一沈,宝贝排闼而入,下体便传来撕裂的痛楚,痛得她哀叫一声,俏脸扭曲。

    “很痛吗?”严晓星柔声问道,小心翼翼地退开了一点,减轻陶小燕的压力,也让自己继续享受肉洞 的紧凑和压迫。

    “……”陶小燕没有做声,只是咬牙切齿地着头。

    严晓星让陶小燕喘过了气,才慢慢的动起来,只是知道陶小燕难堪风狂雨暴,于是步步爲营,点到即止。抽插了十数下后,陶小燕已经不大痛了,感觉也清晰了许多,特别是严晓星挺进的时候,洞穴 的空气给挤压在一起,无处宣泄,忍不住呻吟一声,吐出那种又麻又酥的涨满,但是他引退时,体 的空虚,却更是难受,渴望儘快和他再次结合,重温那种奇怪的感觉。

    “星弟……我……我不痛了……你……你动吧……”陶小燕呻吟着说。严晓星正是求之不得,吸了一口气,立即加快了脚步,却也不敢过份粗暴,因爲陶小燕太紧凑了,那种举步维艰的感觉,也限制着他的进出。

    “噢……星弟……呀……”陶小燕颤声急叫。

    “弄痛你麽?”严晓星急忙停下来,惶恐地问道。

    “……不……你……你再进去一点……”陶小燕喘着气说,痛是有点儿痛,但是严晓星若即若离,却更是难受。严晓星腰下一沈,便把宝贝送了进去,直达洞穴深处,往那娇柔的花芯刺下。

    “喔……”陶小燕娇啼一声,感觉好像给铁椎撞了一下,浑身酸软麻痒,可不知是苦是乐。严晓星虽然犹有未尽,却是不爲已甚,还让陶小燕透了一口气才开始跃马横枪,努力耕耘这新辟的处女地。陶小燕发力地抱着身上的严晓星,好像害怕他会抽身离去,随着严晓星的进出,子宫 的酥麻与时俱增,除了口 哼唧不断外,还本能地扭摆纤腰,迎合着他的抽送。

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喔……酥美死了……快一点……对……大力一点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啊……好棒啊……好舒服……”陶小燕不由自主地浪叫起来。

  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棒哟……你……弄……得……人家好舒服……好快活……嗯……嗯……真是棒……对……快……继续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哟……”

    “哼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呜……哼……唉呦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我……人家要不行了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天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喔……美死了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我要丢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要丢了……啊……”

    陶小燕叫得愈急,严晓星也更是使劲,然后在一记冲刺 ,陶小燕感觉好像给洞穿了,身体没命地弹跳着,接着尖叫几声,便瘫痪在严晓星身下喘个不停。她终于达到了高潮,阴道快速且用力的抽搐,收缩的子宫不断的吸吮着严晓星的龟头,浓烈的阴精源源不绝地流出,烫得严晓星有说不出的舒服。严晓星也是生平第一次遇到的感受,这样的刺激,屁股一紧,阳精也忍不住地泄在陶小燕的体内。

    “星弟,你真好。”陶小燕心满意足地偎在严晓星怀 说。

    “美麽?”严晓星温柔地问道。

    “妙不可言。”陶小燕送上甜甜的香吻,然后道:“星弟,我不缠你了,姐姐还等着呢。”

  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  陶珊珊早已春情泛滥,在严晓星有力的爱抚和亲吻下,很快就城池失守。陶珊珊平躺床上,呼吸急促而猛烈,使那对白白嫩嫩的乳房一起一伏地颤动。半闭着眼睛,轻声呻吟着。严晓星抚摸着陶珊珊的秀髮、桃红的粉颊、结实而富有弹性丰满的乳房、修长洁白嫩肉的玉腿,最后那丰满肥高白嫩凸起、充满神秘地阴户肉穴地方。

    陶珊珊的乳房现在好似两个饱满的双岭,圆圆的而富有弹性。陶珊珊的乳头已呈粉红色了,当严晓星含在口中吸吮时,那乳头在他口中跳跃个不停,真是逗人喜欢。尤其那块桃源地,真是神秘,还似璞玉雕成一样,整个一块真像是一块未曾雕刻过的美玉一般,那密密的阴毛黑得发亮,与那洁白的肌肤真是黑白分明,可爱极了,令严晓星看得垂涎三尺。皮肤细细而柔软,阴毛上一片雪白细嫩的凸出阴唇,还有那道细细的小溪,已流出的淫水中,更是引人入胜。

    严晓星开始用手指轻轻地将阴唇拨开,靠近阴唇的阴核已经涨得很肥满了,而且还微微跳动着,那淫水的黏液沾满它的周旁,实在迷人可爱。令人想往的神秘之地,已爲淫水所泛滥,且散发出那诱人的香味,刺激着严晓星的饑渴。

    严晓星忍不住下面那宝贝的饑渴,于是右手握起陶珊珊那纤纤玉手,引到自己的下身来。陶珊珊当那纤手一碰上那又粗又壮大的宝贝,呼吸困难了起来。陶珊珊的细手先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小腹,一遍又一遍,陶珊珊此刻充满了春意的眼神斜看着严晓星。渐渐地,她的下手又一次地向下触动着丛密的阳毛,她轻轻的捏弄着它,慢慢地抚弄着那大宝贝的龟头。陶珊珊轻轻地摸玩不已,最后她更是紧紧地握住了它,上下套玩着不停。

    那由陶珊珊手中传来的震憾力,使得严晓星的大宝贝受了刺激,更加坚硬、更加膨胀。于是严晓星趁机的抚摸着陶珊珊的屁股,又摸到她的小腹、阴毛、阴唇再到那挺高的阴核,那白嫩嫩的肉实在太可爱了。当陶珊珊玩够了严晓星那大宝贝时,这时严晓星用手指轻轻地抚弄着陶珊珊的阴核,害的陶珊珊抖动不已,于是严晓星再稍微翻个身,右手伸出慢慢抚弄着陶珊珊那坚硬的乳头。

    “啊……唉唷……星弟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快……快别吻了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实在……受……受不了……唔……啊……星弟……我……我下面……不知……怎麽……好……好痒喔……”听了陶珊珊的央求声,更把严晓星刺激得欲火猛涨不已,于是他反而变本加利的换个姿势,在陶珊珊的阴核及大阴唇上下吸吮搓弄个不停。

    “星弟……别……别吸吮了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停止……唔……我……我受不了……”陶珊珊一面叫个不停,一面又将屁股连连上擡,那圆而白嫩的臀部又是颤动个不停。

    “啊……哼……哼……我的那……那个地方……好……好痒喔……哎唷……星弟……还是……不……不要吻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停下来嘛……哼……哼……不……不要嘛……”

    严晓星知道陶珊珊已被刺激得无法自我控制了,于是他轻轻地翻起身来,先用手将陶珊珊的两腿分了开来,使她那窄小的小穴能宽鬆一些,以便大宝贝的龟头能插入她的阴道去。于是严晓星跪在陶珊珊的两腿之间,一只手握着那粗大的宝贝,另一只手分开陶珊珊那桃源洞口,使那阴道隐然在望。终于,严晓星把龟头套了上去,把身体伏下,两只手支住在床上,一面用嘴来吻住陶珊珊,她的小穴散发着无比的热力,通过了宝贝更是剧烈的跳跃不停。严晓星猛力一挺,插得陶珊珊痛叫了起来:“星弟……慢……慢点……痛……痛啊……我……忍受……不了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哼……”

    当严晓星在向下插时,只觉得阴户的细肉破裂了。陶珊珊那阴道的痛楚,像针刺着她,周身颤抖不停。这种刺痛,陶珊珊想该是处女膜破裂了,觉得阴户有黏黏的东西流了出来,沿着屁股流到床上。

    “星弟……慢……慢些…… 面……好……好痛啊……哎唷……哼……姐姐……受不了……轻……轻点……”

    严晓星低声安慰:“珊姐姐……你放心……我……插慢点……就是了……等一下……就会好了……”说完,见陶珊珊那副娇滴滴的模样,心中更加怜爱,于是把嘴凑上去深深的一吻,像是对陶珊珊的回报,那更是兴奋,感激的综合。

    过了没多久,陶珊珊的小穴慢慢有了反应,她只觉得阴户深处渐渐地骚痒了起来,说不出的难受,那似乎是性的燃绕。于是陶珊珊情不由己的扭动她的娇躯,使她阴户 头的子宫颈能去碰撞严晓星的龟头,同时娇喘道:“星弟…… …… 头……开始……痒……了起来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好难受喔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给我……止止痒呀……哼……哼……”

    严晓星这识途老马,深知陶珊珊已深受性的燃烧,于是在陶珊珊的娇声一毕,立即用力一顶,一根粗壮的宝贝沖了过去,直抵花心深处了。陶珊珊更是娇躯一颤,呻吟道:“嗯……哎呦……星弟……美……美极了……但……还是有……有些痛……哦……哎唷……我……美……上天了……哼……我……那小穴……没有一处……不是……舒服万分……星弟……你抽……插得姐姐……好美哦……哎唷……哼……姐姐……美死了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哼……”

    只听到陶珊珊娇声不绝,那粉脸上更是露出那性满足的豔丽,严晓星使她太舒服了。陶珊珊此时更是渐入佳境,阴户中更是觉得酸酸麻麻,有一股说不出的感受,那股兴奋令她又娇喘道:“哼……哎唷……插……插死我了……星弟……你的……宝贝……好长哟……每次……都顶得……人家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我……的骨头……都要酥了……哼……哼……美……美死我了……星弟……我快没命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美……到上天了……哎唷……好……好舒服喔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我……可……可活不成了……哼……要……要……要上天了……星弟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丢……丢了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用力……哦……哼……哼……我……受不了了……我……丢……丢了……啊……”

    陶珊珊的阴门突然一阵收缩,阴壁肉不断吸吮着严晓星的龟头,严晓星忍不住全身抖索了几下,大龟头一阵跳跃,卜卜卜射出大量的阳精,直射得陶珊珊的阴户有如那久旱的田地,骤逢一阵雨水的滋润,花心 被热精一淋,子宫口突然痉挛收缩,一股阴精也狂泄而出。

    三人深情款洽,水乳交溶,相拥睡去……

    练武的人总是很惊醒的,严晓星睁开眼时,外面已经大亮,低头一看怀中的两个佳人,仍然甜睡未醒,海棠春睡,酥胸半露,严晓星不禁心中一动,低头吻向二女。陶珊珊、陶小燕姐妹睡梦中被偷袭,立刻惊醒,热情如火地向爱郎献吻。

    严晓星笑道:“珊姐素来行事大方,在床上也不例外。”

    陶珊珊羞红着脸娇嗔道:“羞死人了,你还说?”

    陶小燕娇羞地道:“星弟,你会不会瞧不起我和姐姐?”

    严晓星笑道:“我喜欢还来不及,怎麽会瞧不起呢?”

    陶珊珊咬着嘴唇道:“星弟,看你像是蛮有经验的,你和琼姐姐是不是……”

    严晓星笑道:“没有,这种事情不用人教的,或多或少总会有所耳闻的,燕姐姐算是拔了头筹。”

    陶小燕娇羞地道:“这麽说,我们真是对不住琼姐姐。”严晓星自然也是感觉对不起许飞琼,但既然已经发生了,就只有勇敢地去面对了。